討債公司強扣他人財物定罪引爭議?

内蒙古时时彩综合走势图贴吧 www.ohtau.icu

       到我家的別克車被搶了!”電話里,周女士氣喘吁吁,“那伙人拿著鐵棍,嚇人得很!”
  此時正是上午9點。光天化日,當街搶劫?最初,寧波市公安局未央分局未央宮派出所的民警以為,這只是一樁普通的刑事案件。沒料想,他們此番趟到了一塊法律的空白地段。
  討債公司出手
  別克轎車被強行開走
  2007年3月2日上午9點,未央宮派出所接到寧波天正電器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周女士的報案:半小時前,她和丈夫乘車去公司上班,當行駛到距公司約200米遠的地方時,突然從后面沖過來一輛銀白色的小汽車,撞在別克車的左側靠前部分。
  起先,周女士夫婦以為是交通事故,但接下來的情況出乎他們的意料。
  只見5個人圍上前來,其中兩個手持鐵棍,舞舞扎扎,作勢要打他們。夫婦倆嚇得跑到路邊,眼睜睜看著那伙人將他們的別克車開走。
  辦案民警分析,光天化日之下在繁華大街上搶劫車輛,真的和影視劇里演的一樣,會不會有經濟糾紛?
  經過再三詢問,周女士終于說了實話:搶車人中有一個她見過,一個月前,這個人來公司門市部要過賬,此人叫張建國。
  通過張建國這條線,一個名叫王鵬的男子進入民警的視野。
  王鵬,寧波市人,承包了天正電器公司工程項目。
  2007年1月15日,工程項目完畢,簽訂結算協議。
  不久,王鵬反悔,認為簽結算協議時受到脅迫,協議不公正,結算中存在漏算。他屢次要求重新算賬,要天正電器公司再付80萬元,都遭到拒絕。
  于是,王鵬找到討債公司的張建國,并委托他和馬承準等人全權處理和天正電器公司重新算賬事宜。
  張建國、馬承準等人先后多次到天正電器公司要求重新算賬。光說不頂用,便鬧事起哄,還不奏效,就強行將天正電器公司的別克車開走,扣押。
  兩重壓力
  辦案民警遭當事雙方投訴
  辦案民警電話通知張建國、馬承準、王鵬到派出所接受調查,要求他們將扣押車輛交給公安機關,配合民警將案件調查清楚。
  3月6日一早,馬承準來到派出所。他辯解:他們受王鵬委托,認為天正電器公司存在漏算工程問題,要求按市場價重新計算,推翻原先訂立的合同。3月2日強行扣押別克車時,他在另一輛小車上坐著,扣押車輛后給天正電器公司寫有字據,寫明扣押車輛目的是要和天正電器公司算賬。
  當天,馬承準離開派出所。因為案件不能定性,民警也不能確定對馬承準采取何種措施。
  張建國、王鵬則在電話里稱,人在外地,不能到派出所接受詢問。
  就在民警對馬承準詢問時,王鵬的妻子到所里大喊大叫,干擾民警正常執法辦案。后來又打印告狀材料,將辦案民警投訴到寧波市公安局、陜西省公安廳督察部門,狀告未央宮派出所民警參與經濟糾紛。
  幾乎就在同時,辦案民警還承受著另一方面的壓力:受害人周女士也到未央分局上訪,到區政府反映公安機關不作為。上級領導督促盡快立案。
  這個階段,未央宮派出所所長張濱、副所長張敏會的心情最為焦灼:繼續辦案吧?眼前這案子似乎就是一樁經濟糾紛,而上級明文規定,公安民警不得插手此類糾紛;不辦吧?
  怎能眼看著群眾利益受損?
  也有民警建議,將案子推到法院算了,省得人家投訴警察。
  就在這時,張建國又駕車撞了天正電器公司董事長乘坐的奧迪車,制造了一起交通事故,如法炮制,強行將車開走。
  民警調查發現,今年42歲的張建國,湖南省常德市人,1984年5月26日因犯強奸罪、盜竊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8年,1990年被減刑釋放。2003年3月3日因搶劫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2006年3月2日刑滿釋放后到寧波,成立了討債公司,雇傭社會閑散人員專門替人要賬。
  就在扣押周女士車輛的前后,張建國受湖南一包工頭的委托,糾集4個社會閑散人員,將陜西南迪裝飾建筑有限公司的汽車輪胎氣放掉,起哄鬧事,并將該公司的一臺微機、一臺傳真機強行抱走,價值4000余元。
  案件的起因是該公司欠湖南包工頭6000余元。案發地大明宮派出所受理此案,擬對張建國等人以擾亂單位正常辦公秩序進行治安處罰。張建國等人便向公安督察部門投訴,理由也只有一個: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
  成立討債公司,替人要賬,以雙方存在經濟糾紛為由,肆無忌憚地強行扣押他人財物,這樣的事不僅在寧波,在全國也普遍存在。到底如何界定,法律的規定比較模糊。
  公安機關真的就拿這類事件沒有辦法了嗎?
  激烈爭論
  三種定性哪種成立難統一
  未央宮派出所民警接到天正公司報案后,感到無從下手,是因對此案是經濟糾紛還是刑事案件把握不準。
  派出所將案件向分局匯報后,副局長盧海琪、法制科科長劉鎮江多次召集辦案民警研究案情。根據建筑承包商王鵬提供的證明材料,他和天正電器公司在最終工程結算時存在漏算問題。民警調查監理公司后發現,不存在漏算問題。
  寧波市北二環,一片樹林后面的一間會議室里,一場爭論正在進行。
  未央宮派出所的民警為此案能否立為刑事案件,對張建國的行為如何定性,已經開了很長時間的會。
  第一種意見認為構成強迫交易罪。張建國等人以天正電器公司與王鵬經濟糾紛為由,強行扣押車輛,并給天正電器公司留有字據,內容大意是扣押車輛不是目的,目的是迫使天正電器公司重新算賬。張建國等人的這種行為不僅侵犯了天正電器公司的合法權益,而且侵犯了市場交易秩序,情節嚴重,交易數額巨大,依據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的規定,應當構成強迫交易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應定性為搶劫罪。張建國等人對天正電器公司車輛駕駛員當場使用暴力、脅迫的手段,將兩輛小車強行開走,經公安機關多次催要,拒不歸還。而天正電器公司與王鵬就工程款問題已履行完合約,不存在經濟糾紛。張建國等人有非法占有車輛的目的,依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張建國等人的行為應定性為搶劫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構成敲詐勒索罪。張建國等人成立討債公司,糾集社會無業人員強行扣押天正電器公司的車輛,在天正電器公司與王鵬已無經濟糾紛的前提下,向天正電器公司索要80萬元人民幣,達到非法占有目的,侵犯了天正電器公司財物所有權,而且數額巨大,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的規定,構成敲詐勒索罪。
  深層研討
  公檢法三方辨法析理
  在舉棋不定的情況下,未央公安分局主動邀請未央檢察院、法院的負責人進行深層次的討論。
  在張建國等人是否涉嫌刑事犯罪問題上,各方意見一致,只是在其涉嫌搶劫罪還是敲詐勒索罪上有分歧。
  法院有的人認為,在兩起車輛被強行開走案件中,張建國等人先用自己駕駛的車輛撞擊天正電器公司正在行駛中的車輛,造成交通事故,后用鐵棍對車輛駕駛人人身生命安全進行威脅,聲稱如不下車,將用鐵棍打人毀車,使受害人產生恐懼不敢反抗被迫交出車輛。后經公安機關多次催要,拒不將車輛還給天正電器公司或將車輛交給公安機關。法院的人認為,天正公司拒絕給付80萬元人民幣,不排除張建國等人變賣車輛后獲得現金的可能,因為兩輛車價值80萬元人民幣。既有非法占有財物的目的,而且當場采取了暴力脅迫的行為,應定性為搶劫罪。
  另一種意見認為,應該認定為敲詐勒索罪。
  主張這種觀點的人認為,敲詐勒索罪的一個顯著特點是,行為人財物的獲取是通過實施威脅或者要挾行為達到的。在這一點上,與通過采取脅迫方式當場劫取被害人財物的搶劫罪有很大相似性。但二者的相似性僅此而已,在很多方面還是存在較大差別的:
  如,犯罪的對象和方式不同。搶劫的脅迫,只能是行為人當場直接向被害人發出的,具有直接的公開性;而敲詐勒索罪中威脅或要挾,可以當面對被害人公開實施,但更多的是利用書信、電話、網絡等通訊設備或第三方轉達被害人的方式發出的;
  威脅內容不同。搶劫中的“威脅”方式具有特定的含義,是以暴力即直接侵犯人的生命健康為內容的威脅,是以殺害、傷害等侵害人身相威脅;而敲詐勒索罪中“威脅”方式的內容卻比較廣泛,包括對人身的加害行為或者毀壞其財物、名譽等;
  威脅內容實現的時間、地點不同。敲詐勒索罪威脅或要挾的內容既可以揚言當場付諸實施,也可以是揚言在將來某個時間予以實施(但揚言當場實施的威脅內容是指除暴力以外的內容);而搶劫罪的威脅內容只能是當場以暴力侵害相威脅,如果不滿足行為人的要求,暴力便可當場實現;
  非法獲取財物的時間不同。搶劫罪必須是當場占有財物,而敲詐勒索罪可以是當場獲取,但更多的是日后取得。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借條“模糊” 欠錢不認賬債務糾紛案

无网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大小单双倍投 大小单双软件 欢乐生肖开奖平台 pk10免费永久计划 免费黑客棋牌透牌器透视3 5分快3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大小单双微信二维码 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 老时时1星玩法 11运夺金计划软件 广东11选5专家计划软件下载 psv黑商店游戏大全目录 平刷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平投方案 稳赚